{{ title }}
{{ errorMessage }}


{{ errorMessage }}





{{ registerSuccessMessage }}

25年教育企业或破产清算,和疫情关系不大!

 

“2017年,我们的任务是收入达到18亿元以上。2018年,实现中国最大机器人公司的目标。2020年,实现全球最大机器人公司的目标。”未来伙伴(能力风暴)的CEO费旭锋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表示。

 

世事难料。2020年3月11日,教育机器人品牌“能力风暴”的母公司“未来伙伴”被申诉破产重整。

 

能力风暴成立于1996年,是全球第一个教育机器人品牌,主要包括toB和toC两个业务端。最新数据显示,已有50个国家和地区的40000多所中小学和培训机构、1000多所大学、1200多个学校教育机器人实验室、300多家教育机器人活动中心以能力风暴教育机器人为平台进行教学、竞赛以及科技活动。

 

IMG_257

倘若本次破产申请最终被法院受理,未来伙伴将被法院指定破产管理人接管。

 

曾经的“中国版乐高”能力风暴,为何落得如此终局?《教培校长参考》认为主要有三点原因。

 

第一,疫情只是加速器,能力风暴早就问题重重。

 

因为在2020年的疫情期间宣布破产,很多人都认为是疫情惹的祸。其实,早在2017年,能力风暴便已出现资金链断裂。

 

据企查查显示,2017年9月,能力风暴完成Pre-A轮融资,但具体金额并未公布。能力风暴员工也透露,2017年下半年能力风暴再次寻求新一轮融资,但因为估值原因,这轮融资最终并未到位。

 

产品研发以及市场投入的消耗过大,以及2017年下半年寻求的新一轮融资没有成功,双重压力或许导致了能力风暴的资金链出现断裂。

 

到了2018年,能力风暴开始大规模裁员,4月份在职员工仅300出头。和去年同期相比,这只剩下了七分之一。

 

裁员的同时,未来伙伴高管团队也变动频繁。原CEO费旭锋离职,法定代表人变为原董事长恽为民,之后CTO也被爆出走。

 

裁员风波和高管变动之后,能力风暴活动中心跑路的消息也开始相继传出。

 

2019年2月,芦淞区希尔顿能力风暴机器人活动中心突然关门,负责人失联;2019年8月,济南经十路连城广场能力风暴机器人活动中心,负责人跑路;2020年1月,扬州能力风暴教育机器人培训机构,负责人跑路……

 

第二,盲目押宝C端,但消费端市场并没有打开。

 

成立之初,能力风暴主攻B端业务,在大中小学建机器人实验室,为学校提供“积木系列、模块系列、移动系列、飞行系列、类人系列等系列机器人”和课程内容、教学模式,评价体系。

 

之后,又推出了中国最早的机器人比赛——“能力风暴杯”中国教育机器人大赛,以提高自己的行业影响力。

 

2016年智能机器人风口起来,能力风暴开始进行C端布局。一方面,对标乐高发力建立自己的教育机器人活动中心。另一方面,上线面对家庭的教育机器人。

 

编程教育的产品销路主要是学校和培训机构,客户主要集中在企业端。在消费端,编程机器人教育的渗透率是0.96%,仍然处于家长和孩子认知度低的初始阶段。

 

造成我国消费端市场如此现状,原因主要有三点:1、受企业技术水平影响,国内产品价格过高,难以进入消费端;2、编程机器人属于新兴事物,大部分消费群体还没有成熟的认知度和消费理念;3、实用性门槛过高阻碍了消费端的应用。

 

因此,在编程机器人教育渗透率低,客户认知度低,市场尚未打开的情况下,能力风暴的并没有打开消费端市场

 

第三,C端疯狂开店,反而拖垮B端。

 

2016年的能力风暴,疯狂地开店。

 

1月1日,能力风暴首家教育机器人活动中心开业,之后以平均每三天开一家的速度迅猛扩张。9月1日,能力风暴首家教育机器人体验店亮相,之后仅用2个月又在全国相继开了40余家体验店。

 

随着C端业务的发展,能力风暴开始大规模招人。截止到2017年4月,公司在职员工达到2000多人。

 

能力风暴想做“中国版乐高”,自己做产品研发、活动中心和渠道售卖。但是对于自带To B基因的公司而言,转型C端并不容易。

 

B端和C端的打法不一样,B端依赖渠道关系,C端要投入更多的研发和品牌。所以,在初期C端产品很难有销量,贸然大力拓展C端反而拖垮了B端。

 

来源:教培校长参考 ,郭之祯, 以上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重在分享,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

相关文章